主页 > 观察飞机 >冷冰冰或洒狗血──新闻写作应该带多少感情?

冷冰冰或洒狗血──新闻写作应该带多少感情?

来源:观察飞机 2020-06-19 01:37:12

冷冰冰或洒狗血──新闻写作应该带多少感情?

康文炳,曾任职于报纸、网路、杂誌等类型媒体,着有《编辑七力》。

写作的感情含量,是一道长长的光谱,从一端的诗歌、散文,到另一端的新闻、文书记录,写作者投注其中的情感可以从洋溢氾滥,到冷静淡漠;甚至在同一类文体中,更会因写作者的风格殊异,而感情的浓淡有别。

的确,文稿的感情含量构成写作的风格,但感情的浓淡如何拿捏得恰到好处,更是写作功力稚嫩与老练的高下区别之一。这在诗歌、散文等文学领域里,已多有着述探讨,但在文体介在文学与纯新闻之间的「深度报导写作」,相关讨论却不多。

基本上,相较于剖露写作者主体世界的诗歌与散文,作为呈现客体世界的报导写作,写作者的主观情感应该趋于收敛的。

报导写作中,「纯新闻写作」的写作者,自我感情必须被极度克制,殆无疑义;而「深度报导写作」,特别是故事性的叙事写作,写作者应投注适度的感情,也已成为媒体业的共识。

然而,也许是长期受到强调客观、中立、冷静的「纯新闻写作」影响,编辑实务上,「深度报导写作」最常见的问题是:记者很难投注感情于其间,对笔下人物的人生境遇缺乏同理心,对故事所呈现的主题意义没有感悟力,以致一篇关于人的报导却没有什幺人味。

其次的问题虽比较少见,但带来的负面影响却更为深刻;因为,这个问题常见于个别媒体「当家写手」的身上,而他们往往是重要文稿的撰写人。

这些相对资深的记者,已经懂得感情写作带来的阅读魅力,以至经常自觉或不自觉地过度渲染感情,少数甚至到了予人滥情和「洒狗血」的嫌疑。

更严重的问题是,这些浮浮沉沉于字里行间的感情,往往是记者自己投射的情绪,而不是故事人物真实感情的呈现;哀伤往往是记者自己的哀伤,愤怒也往往是记者自己的愤怒。

写作应该让故事人物自己呈现自己的感情与情绪,这种论调绝非老生常谈,在编辑实务上,甚至可说是空谷足音。其实,任何记者反客为主,强加于故事人物的感情,是很容易被识破的,因为那种感情的质地必然是单一而粗糙的。

一个採访得够深的故事,一个更开放自我的写作,所呈现出来的人物感情必然是多样而複杂的,甚至是自相矛盾的;因为,真正的人生、真实的人性不就是如此吗?

相关热门推荐